2015年5月10号,我到朝阳区建外soho理发,因为是网上团购的,不清楚具体是几号商铺,一个人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当时还下着雨。这时候一个小男生拿着几张调查问卷说是可诺丹婷的,平常做美容保养吗,我婉拒了,继续走,他又问我要找什么店,我说了他就指给我相应地址,当时下着雨,他也没打伞,还帮我指路,一时心软,我就说填调查问卷是吧,赶紧的,我给你填一份,填完之后他又说需要到门店确认,给他积分,这样他才能拿工资,心软惹的祸,就跟他上了6号商铺可诺丹婷其中一个门店。

  到了店里,那个小男生把我交给一个女接待吧,那个女的很热情拉我坐到沙发上,拿起又一张表格让我填,我当时觉得送佛送到西,很听话的填完,这样辛苦的小男生就能拿到工资。填完之后女招待说现在店里搞活动,填完表给免费一张价值199的面部体验卡,我当时不想要,也不想占便宜,那女招待一直说,没办法了,我就说行,我先拿着有机会再过来体验,她说可以,不过先要把脸部激活,以后来做才有效果,我说不行,我跟预约理发,要到约定时间了,她说没事很快,3-4分钟。招架不住,就被她推到一个按摩师手里,进了屋里让我躺下来激活,还要脱鞋,我一听时间要很久,就赶快拒绝,那个女招待在旁边就说,你说话这功夫也都弄完了,最后半强迫躺床上开始所谓的激活。

  女按摩师把按摩膏往我一半的脸上涂上就开始说我平时是不是爱发愁、宫寒等等脸部及身体问题,就有问有答开始了,这个时间耗了至少半个小时,我原本预约下午3点理发,做完激活后已经快要3点45了,理发店给我电话说我只能5、6点点过去才有时间。我想想,女按摩师只对我一半的脸做了激活,整张脸看起来一半有光,一半暗淡,就对按摩师说,你们不是有199的免费体验卡吗,我现在就体验吧。女按摩师说免费体验只是针对补水保湿,不针对我现在皮肤的问题,后来出去把一个店长叫了过来,店长更热情说最好添上200元,做一次针对的保养。我犹豫着,觉得现在去理发店也是干坐着,再加上女按摩师和女店长的洗脑催化,说什么女孩要很早保养,我都25了还不开始注意,女人要好好对待自己等一系列洗脑营销,我同意交200元做一次针对脸部护理。

  做得期间,按摩师一个劲说刚才那个是她们店长,学中医的,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她,她人很好,专做大客户等等,又问我是哪的,一听是老乡,更是什么问题都问,有没有男朋友、家人做什么的、我是做什么的等等,我那个时候已经完全陷入她们的柔情攻势,什么都说了,女店长还给我看了手相,猜对了我一些问题,还叫我注意以后防小人,我立马佩服她佩服的五体投地,期间她还给我修了眉毛,说下次来还教我化妆等等,我当时就把她俩当朋友了,后来店长拿了一份新客户优惠套餐,5000元,开始推销,我觉得太贵了,以后再说吧,店长又说5000元24次脸部保养还赠送背部、眼部、颈部等按摩套餐,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她一个劲地推销洗脑,也怪我刚大学毕业工作,社会经验少,最终还是用支付宝买了这个价值5000的套餐。

  回去的路上,心里堵得慌,感觉好像被忽悠了。到了家网上搜了下这个品牌,可诺丹婷,发现网上很多和我一样心软受骗的消费者,于是隔了一天,5月12号,我就微信跟那个店长说5000那个套餐我还没用,帮忙退了吧,当时不想说她们品牌名声不好,让她为难,就说是炒股赔了,没有闲钱了,消费高消费不起。她在微信说特价卡办的,不能退款,我的产品已经到了,不能退。于是我就上网搜维权办法,告诉她如果不退款,我就打消协和工商局的电话,她立马回我说,让我过去她们店里详说。

  由于13号我开会下班晚,14号她们经理也要开会就推迟到了,5月15号。我下班过去了,由于上了一天班很疲惫,不想跟她们口头争吵,就很沉默。她们经理跟我协商,说是我的产品已经到了,又是特价卡不能退,我不愿意,商量来商量去,要么等我的产品卖给别的客户,但是折旧费原因,只能给我2500,要么把我5000的套餐变成买她们的产品,剩下还是一两千给我。我不同意就离开了。我纳闷,所谓我的产品根本没动过,为何要折旧一半,我又不是什么特别肤质;还有她说要变现产品的时候,又说适合我的产品不一定有,那么,所谓我的产品到底有没有来呢?总之,我被她们耍了,又见我不会说话、争吵的样子,就机关算尽占我便宜,这个时候我只能像北京工商局投诉了,帮帮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北漂,因为好心被别人洗脑花了我一个月工资,而且我做完那次脸部护理,脸部有些肿胀,还很酸疼,皮肤比以前更干还起白皮了。

  另外,她们店只给我了张5200的收据,收据上还没有加盖公章,而且没有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