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中药材价格疯涨20倍 病号难度日药农很受伤

中药材成涨价重头兵

眼下涨价成风,连治病救人的中药材也难以幸免。一些药材比如党参、太子参的价格仿佛坐上了直升机。中药材涨价不仅给药店带来了经营上的压力,更让长期依赖重要“简、便、验、廉”的老病号们日子难过。

平价药房难有平价

“中草药材涨价涨疯了,离谱啊!再这么涨下去,恐怕平价生意就难做了!”近日,北京多家平价药店的药剂师对记者说出了心中的抱怨。

在北京百峰堂平价大药房,中草药柜台的药剂师小李苦笑着对记者说,他在药店干了五六年了,对于药价如此涨势还真的缺乏思想准备。就拿太子参来说吧,其产地主要在贵州省。由于西南大旱和人为因素,比如囤积和炒作,与2009年相比,其价格已经翻了20多倍。原先批发价大概在30元/公斤,而现价已经涨到了650元/公斤,可谓天价。

再比如党参,同样由于囤积炒作等人为因素,2009年的批发价只不过20多元/公斤,现价已飙升至170元/公斤,零售价则达到280元/公斤。小李说,对于一般药店来说,至少需保证30%的利润,否则无法经营下去。水涨船高,既然批发价涨了,零售价也不得不跟着涨。但目前的确是涨得太多了,让一些老顾客都难以接受了。

小李坦率地对记者表示,政府出台的“三限”政策,其实针对的就是中间商囤积炒作,虽然药材价格猛涨,但药厂并没有获得多少利润,钱都被中间商用囤积炒作的手法赚走了。

中草药材涨价不仅影响到药店,也影响到一些大医院。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川贝母这种药材其批发价格已从2009年的700元/公斤涨到目前的3800元/公斤。目前在一些大医院,比如航空医院已经卖到8元/克(8000元/公斤),而在一般药店的零售价格则在4元/克左右。

“老药罐子”度日难

药价的疯狂,不仅对药店和医院的经营产生了压力,对一直依赖中药“简、便、验、廉”的老病号们来说,治病成本增加才是真正可怕的。

现年40岁的白天明是个“酒腻子”,夏天就喜欢喝啤酒吃羊肉串,喝满12瓶才算“起步”。他有个护肝健脾的诀窍,就是每天用白术泡茶喝。但现在白术也涨价了,从原先0.09元/克涨到0.18元/克,涨了两倍。不过,他觉得还能接受,只是希望别再涨了。

但对于那患慢性病的“老药罐子”们来说,情况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家住北京天通苑的赵永胜今年59岁,从30多岁患高血压和高血脂,20多年来一直靠喝三七花茶来调节血压血脂,因为三七花含有丰富的三七总皂苷,三七总皂苷可以直接扩充血管,降低血管外周阻力。其次是可以抑制血管运动中枢,最重要的是三七花总皂苷可以改善冠状微循环,因此对收缩压、舒张压有很好的降低作用。赵永胜对记者抱怨说,原先买1克三七花仅8分钱,如今涨到了0.4元,翻了5倍。“再这么往上涨,不仅高血压治不好,心脏病都快犯了!”他半开玩笑地说。

66岁的吴铁英老人因年轻时饮食不规律而犯下了胃病,他对中药有常年的依赖。但如今,这养胃的中药不再便宜,让他天天闹心。吴铁英的退休金为每月1300多元,以前,他每月吃中药的花费大约400多元,占他退休金的1/3,在吴铁英看来,这是可以接受的。然而,从2010年以来,中药价格一轮轮普遍上涨,到了今天,吴铁英每月光吃中药的钱就接近1000元,剩下的钱连最低生活都保证不了了。“可不吃又不行!”吴铁英无奈地说。

药农很受伤

为了探究中药材涨价的原因,记者查阅了相关资料,走访了业内专家。据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信息中心最新公布的6月中药材市场价格数据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涨价中药材品种达371个,涨价品种约占总量的69%,其中涨价幅度在21%-50%的中药材品种数量最多,有133种,而涨幅超过50%甚至达到100%的中药材品种数量也有88种。

今年以来,中药材价格已经历了好几轮上涨,甚至是暴涨。今年一季度以来,中药材价格平均涨幅超过10%,最高涨幅达400%,尤其以野生中药材资源量持续减少,涨势最为凶猛。

对于中草药材频繁涨价,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中间商囤积炒作固然不可恕,但一些药材产地大旱绝收,加之药材收购价格偏低,导致药农种药积极性受挫才是根本原因。

一边是各地大旱,另一边是供需矛盾为这场价格战升温。在2009年之前,中药材经历了一个长达10年的价格低谷,药农积极性被挫伤,导致许多药材种植面积萎缩、产量下降。

中草药种植成本增加了,但是疯涨的价格却没有转化为药农的收益,而是越来越多的人涌入经销链条,多重代理层层加价。这是极不合理的。另外,大量投资者将资金从房地产、股票等市场撤出,瞄准了中药材这个新的投资途径进行炒作,牟取暴利。

中草药属于农副产品。与别的农产品一样,一遇到坏天气,就会造成收成减少甚至绝收,在市场供应减少的情况下,更应采取扶持政策,比如提高收购价格和人工采摘费,以鼓励药农种植药材,否则会直接威胁市场价格。

比如三七,因其生长周期而得名。这种药材从种植到长成一般为3到7年时间,3年以下则不成材。如此长的生长周期,必然耗费大量人力和物力成本。再说金银花,这种润肺消炎的药材无法靠大型机械进行收割,而必须靠人工采摘。以前的人工费仅为一天20元,现在也不过50元。给钱少,活又累,自然没人干。

应建立补偿机制

为了遏止中药材价格上涨的势头,有关部门采取了较为严厉的措施,得到了业内人士的普遍认可。对于国家发改委近日公开查处浙江南方药材有限公司等经营者囤积党参导致价格上涨的行为,并实行“三限”,即“限时间”、“限价格”、“限销售对象”,责令其在一周内将所囤的党参按照市场价2/3的价格,即不超过每公斤60元的价格,全部出售给以党参为原料并取得GMP资格认证的中成药制药企业,这位业内人士表示了赞同。

“如果中药材价格失控,其后果将是灾难性的。”这位业内人士说,因为我国中药行业容易受到突发事件的冲击,一旦发生重大疫情,就无法完全以纯粹的市场经济手段来稳定、平抑药材价格,只好借用行政手段干预市场。但这种手段是以牺牲市场经济规律为前提的,会付出巨大的代价,甚至对行业造成恶性循环。

而对于如何从根本上遏制涨价势头,这位业内人士表示,应建立补偿机制。从规范中药材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说,一方面中药材产地要结合本地的特点做好特色中药材种植,打造自己的品牌;另一方面,要建立相应的补偿机制,药农在中药材丰收时从获得的利润中缴纳一定风险金给政府部门或专业合作社,歉收或行情不好时给予相应补贴。